关于安财

软文专区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软文专区

共享的哲学

近年,共享服务如浪潮般席卷而来,瞬间涌现在国人的眼前,2008经济危机以来,共向服务以其在成本控制方面的显著能力备受关注。对此,学术和实务界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力求将此管理舶来品打上中国本土的烙印。而与此同时,也有为数不多者称其为“跨国公司的集体冲动”。

姑且不看企业实施财务共享服务是否能获得预期的收益,我们不妨换个角度,感受一下蕴含其中的共享的哲学。从价值网络到共享服务——趋势的力量 1776年,亚当.斯密所著的《国富论》中系统的论述了劳动分工,他指出,劳动分工之所以能够较传统劳动方式带来更高劳动效率的原因有如下三个:

第一,劳动者的技巧因为专业而日益精进;

第二,通常从一种工作转到另一种工作会损失不少时间;

第三,由于专门机械的发明,使一个人能够完成许多人的工作。劳动分工理念的出现推动了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进程,企业站在了更高的角度和视野去进行业务的归集与整合。基于对成本价值最优的选择,跨国公司的价值链越来越多的在全球范围进行配置。今天企业间的竞争已不仅仅是产品与经营的竞争,更多程度上,是企业价值链,甚至是“价值网络”之间的竞争。

IBM全球高级副总裁琳达·S·桑福德则通过《开放性成长—商业大趋势:从价值链到价值网络》向世界传递了价值网络时代的到来。桑福德罗列了一大堆现象,如组件化、商业生态系统、商业平台、开放标准等等,而这些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说实质上蕴含了一个关键的信息:企业的消亡。从制度经济学源头思考,企业出现之前,商业价值存在于市场之中。

企业可以理解为是消费者这个委托人,从市场“外包”给企业这个代理人组织体的产物。而价值网络的到来则打破了企业的边界和这种代理管理,在这个网络中,每一个网络组建能够自由的组合,直接的为消费者提供生产或服务。

在这个时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企业开始呈现出消亡。此时,我们从“价值网络”的角度来看共享服务,不难发现,共享服务中心正是这个网络棋盘中的一粒粒棋子。而这些棋子串联后形成一条一条动态的价值链,或者说虚拟意义上的“企业”。由此可见,“共享”并非一时的冲动,它的背后蕴含着不可逆转的趋势的力量。

共享服务——流动起来的要素

价值网络的出现推动了共享服务的出现,而依托于共享服务的竞争要素也因此出现了流动的可能。正如元素组成了我们的实体世界,流动起来的竞争要素也势必重构自工业化革命以来的商业世界。

依托于信息化革命,依托于价值网络和互联网的要素竞争时代即将来临。长期以来商业的竞争建立在企业的基础上,而企业的背后是其对于相关竞争要素的掌握与控制。

企业在竞争中能否获得优势,往往取决于其掌握的核心要素是否有足够的竞争优势。不难想象,一个将资源分散在各种要素上的企业是很难建立起核心竞争能力的。共享服务的出现,让企业优化核心竞争能力出现了可能。价值网络的形成需要一个过程,在整个商业世界还没有完全实现要素分离的时候,企业已经尝试在其内部重新整合要素,或者在某一些领域去寻求要素的网络化。

这就带来了企业内部共享服务的建立以及商业流程外包的出现。企业内部建立起财务、人事、行政等共向服务中心,将经营要素进行分离与整合,通过对非核心要素的规模化和标准化管理,降低在单一领域的管理成本,与此同时,企业利用释放出来的管理资源加大在核心要素上的差异化投入,形成差异化竞争能力。

随着这种资源整合的效益逐步显现,市场上出现了针对大部分企业非核心要素业务处理的专业机构,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商业流程外包服务,将他人的非核心要素变为自己的核心要素竞争能力,正是这些BOP中心的发展之道。而企业在此过程中也在不断的平衡,将部分要素剥离是否比自己处理能够带来更多的资源释放。激进一些的企业在牢牢掌握标准、设计、品牌等核心要素竞争力的时候,剥离了其他的一切。而如GE这样的企业甚或剥离自身的共享服务中心,让其参与到非核心要素的商业化竞争中去,从而诞生了诸如“简伯特”的上市公司。

全球棋盘上的中国企业

在这个大棋盘中,西方国家由于参与全球化竞争较早,因此,在要素竞争的过程中占据了先机,标准、设计、品牌,这些最具价值的竞争要素向西方企业聚集,而中国在过去的20年中较多的参与到了非核心的制造环节中。在中国被称为“世界制造工厂”的同时,我们的邻居印度却凭借其语言和人力资源的优势获得了“世界办公室”的称号。

应该说在这场世界要素分割的棋局中,西方国家是最大的赢家,而中国却不得不通过资源换取迅速的发展。然而今天,当世界商业的格局依托互联网进一步向价值网络发展的过程中,中国再次出现了能够改变自身定位的契机。

对于积极“走出去”的中国企业来说,他们正不断利用中国的人力成本优势去打造自身的品牌,与此同时,他们也不断关注企业内部要素的整合,通过共向服务的方式降低自身的成本,将资源集中到核心竞争要素中去。

另一方面,中国也逐步扭转自身“制造工厂”的形象,通过大力发展服务外包,其改变自身在价值网络中的要素结构。庆幸的是,在政策的支持下,这一转型已初显成效,一批以服务外包为特色的城市产业园逐渐成熟,并在国际舞台上开始扮演重要的角色。

机遇已经出现,当同样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印度新德里一项最新的工业研究结果预测,到2010年,印度很可能由现在的商业处理外包中心(BPO),过渡成为知识处理外包基地(KPO)。所谓的知识处理外包,通常是指外国企业把自己业务中的知识创新、研发环节的工作转移到印度。

印度工业联盟(CII)最近的调查报告指出,随着世界商业发展越来越需要在各个层面上更加专业的知识,印度大量的工程和技术学院发挥出它们的优势,适应这种人力资源的需求。因此印度将会以一个全球知识处理外包的中心出现在新经济时代。

中国的服务外包企业不得不在BPO竞争尚未获胜的基础上进一步面对来自KPO的竞争,但或许,这也能够成为中国跨越战略阶段实现超越的机遇。而对于积极参与到国际竞争中的中国企业来说,共享服务是一个新的管理工具,能否用好这个工具,还有待进一步的观察。而更为重要的是,在用好这个工具的基础上,中国企业能否在核心竞争要素层面形成差异化的竞争优势。转载董皓博客(http://blog.vsharing.com/ssc/A1237163.html